顶点小说网 > 网游小说 >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> 《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》正文卷 第835章 莎莉贝斯女王
    一群人跟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野中一树看着坐进警车里的富坚顺司,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,转头时,目光复杂地看了池非迟一眼,去宽慰小岛由贵。

    “小岛学姐,”毛利兰上前,“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外面吃点东西?还有,今天晚上就跟我去侦探事务所住一晚吧。”

    小岛由贵情绪低落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在一家居酒屋吃饭期间,有毛利小五郎活跃气氛,倒是不至于太沉闷,只有野中一树不时看池非迟,却又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池非迟没有陪毛利小五郎喝酒,解决了自己那份饭菜,带着灰原哀提前告辞。

    “也对,你们明天还有事要做,”毛利小五郎醉醺醺地向池非迟摆了摆手,“非迟,记得代我向女王问好啊!”

    “女王?”小岛由贵疑惑。

    “英格兰女王来访,非迟哥和小哀要去接机,”毛利兰解释着,又问道,“对了,女王过两天要搭皇家特快列车去大阪,小岛学姐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,就当转换一下心情?我跟非迟哥说一声,他那里还有一张车票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小岛由贵道,“已经够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野中一树没吭声,心里叹了口气,算是想通了。

    他总算明白了,之前沢口圭子为什么会对池非迟那么热情……

    沢口圭子眼力见涨,却没看清身边的人的心情,或许是根本没打算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寓,11楼。

    池非迟把赤马挂到玩偶墙上,跟水晶球并列。

    他知道野中一树为什么一直看他却又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野中一树应该已经被沢口圭子抛弃了,就算没有被抛弃,今晚也应该察觉到了危机感——沢口圭子似乎找到了新的猎物,他即将步入富坚顺司的后尘。

    沢口圭子一边狩猎能给自己提供更多金钱的目标,一边又跟前男友藕断丝连、牵扯不清、养着备胎,海里不知道有多少鱼。

    野中一树或许是想问他有没有察觉沢口圭子的心思,或许是想问他为什么能让沢口圭子转移目标,或许是想问他为什么突然对沢口圭子冷淡、是不是察觉了什么,也或许是想跟他谈点别的,但可惜他们只是刚认识的人,谈那些又未免交浅言深,只能闷在心里。

    他更没心情去听一个不熟的人谈感情史,男女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灰原哀洗漱完,从隔壁穿过餐厅走了过来,见池非迟站在那面惊悚墙前忙活,心情微妙。

    不止是非赤和非墨喜欢用黑毛线绑住玩偶吊起来、其实非迟哥也有一个爱好吧?

    娃娃机里抓到的娃娃、怪盗基德玩偶、沾血的兔子、咧嘴笑的小丑、步美送的蓬头垢面娃娃,再加上水晶球、被黑毛线吊起来的关羽赤兔马钥匙圈……

    这面墙的内容还真是越来越丰富诡谲了。

    池非迟发现灰原哀过来了,转头,看。

    灰原哀收回看玩偶墙的视线,还想着那个赤马钥匙圈,脑子一抽,“足球冠军队似乎会发行人偶钥匙圈,等比护好好表现夺冠之后,我帮你看看能不能买到比护选手的钥匙圈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点头,比护隆佑的人偶?收集一下也好。

    “非迟哥,那我先睡了,晚安。”灰原哀淡定转身后,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她说完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刚才那话的逻辑有点奇怪,让比护好好加油夺冠,然后把人家的人偶吊上惊悚墙……

    挺残忍的。

    绝对是被非迟哥扭曲的爱好影响了。

    不过比护应该不会介意吧,非迟哥可是在他被那么多人嘘的时候也很喜欢他、想放弃决赛去看他比赛的粉丝,人偶被吊到墙上,那也是铁杆粉丝的爱啊。

    池非迟看着灰原哀飘回隔壁,跟过去帮忙关了灯,回来的时候,顺手把小美从玩偶墙上取下来,带回房间。

    虽然灰原哀住在他老妈那边客厅房间,要起夜也应该上那边的洗手间,但也不能保证灰原哀就一定不会跑过来。

    要是半夜灰原哀起夜看到一个满地找头的人偶,大概会被吓到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无梦。

    早上六点,池非迟是被小美和非赤吵醒的。

    “非赤,别玩了,把我的头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给你装上。”

    “咔。”

    “用力重了,脖子插进头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帮你重新……等等,小美,这样你的头是不是没那么容易掉了?你试试!”

    “那我试试……还是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池非迟坐起身,看着非赤爬过被子,用尾巴卷起一个披头散发的娃娃头,又爬到小美那边,用尾巴帮忙安头。

    小美自己动手调整了一下,半遮脸的散乱长发下,沾血的脸保持着僵硬的庄重表情,“主人,是不是我们吵到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池非迟看向床边桌上的一大摞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昨晚帮忙收拾的,之前那两个女佣跟小哀小姐挑衣服的时候,说到过男性着装,”小美声音幽幽地盘点,“去机场穿晨礼服,晚宴要穿晚礼服,另外如果被要求陪同前往更正式的场合的时候,要换燕尾服,明天出门观景要穿得休闲一点,我挑了一套白色双排扣的西服,还有后天出发乘列车去大阪要准备的衣服,我都整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掀被子起床,去看了一下小美整理的衣服,他原本还想着睡醒自己收拾,现在看来是不用了,小美整理的都没出错,连袖扣之类的东西都已经搭好了,“小美,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去帮忙吗?”小美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玩。”池非迟道。

    想想他家免费小女仆来了之后,就一直被他丢在家里,因为不用喂食,一连被丢在家里五六天,也该带小美出去玩玩了。

    “出门要面对很多人,好吵,我想把家里先打扫好,”小美犹豫着,“其实我还可以学习炒菜。”

    “炒菜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出门,洗漱。

    他对爆炒娃娃头、水煮人偶头不感兴趣,也没打算加进菜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池非迟出门洗漱没多久,两个女佣也来了,一人去准备早餐,一人去帮灰原哀整理衣服。

    收拾好出门,大山弥安排好的司机已经在等着了,还有一辆看起来比较沉稳大气的白色车子。

    池非迟那辆红色跑车太招摇了一点,不太适合正式场合。

    一路到目黑区大使馆,跟英驻日大使、外交官等一干官员碰面,见过的打招呼,没见过的互相认了个脸,车队又开往机场。

    警视厅交通课、警察厅警备局等部门也都有安排在路上、机场外。

    池非迟不是这次接机的主要人物,但也不便四处乱跑,也就没去看看安室透有没有来。

    安室透也没跑到正厅附近,或许是没参与这次警备任务,也或许是在忙。

    这一次来访并不算很正式的国事访问,不过也早就敲定好了行程时间安排、交通工具、到访人员,基本不存在延误。

    池非迟在池加奈发来的行程安排中看过来访人员的大致名单,这个世界的英格兰女王莎莉贝斯、王储菲利普王子、女王的私人秘书、新闻秘书、管家、医官、司机、服装师、美发师、保镖、男佣、女佣,没有带王室成员和礼仪队,但少说也有五六十人。

    对了,还有女王的一只英国短毛猫,以及专门负责照顾猫的佣人。

    行程安排中没有提到带来的东西,不过想也知道会有一大堆衣服和相应配套的饰品、珠宝。

    十点整,飞机落地。

    十点十分,双方碰面,主要人物行完礼,进行谈话。

    原本暂时还没有池非迟什么事,不过中途出了一点小意外。

    女王的猫一直好奇地盯着池非迟,趁着抱猫的佣人不注意,蹿出抱它的女佣的怀抱,一下子跳到池非迟怀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”女佣低呼一声,其他人也都看向池非迟。

    池非迟随手接了一下猫,平静自若地行了个鞠躬礼,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外交官擦了擦汗,这声问候能不能稍微温柔一点点?

    这么冷冰冰的,总感觉空气都有点冷了。

    灰原哀跟着行了个屈膝礼,同样淡定,让外交官又一次擦汗。

    莎莉贝斯金色短卷发打理得很齐整,戴着和粉色衣裙同色的礼帽,蓝眼深邃,五官和眉眼有着过于艳丽的美,一愣后笑道,“是加奈的孩子啊,一会儿带着你妹妹跟我坐一辆车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给了一个最客气的回复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女王跟他前世的女王不同,或者说,政治高层、世界巨商这类出名人物都跟前世不一样。

    莎莉贝斯今年还不满三十岁,比他母亲年纪还小,八年前跟丈夫前任国王亨利陛下结婚,只生了一个孩子,也就是菲利普王子。

    两年前亨利国王去世,莎莉贝斯跟亨利还是近亲,在结婚原本就是王位顺位第五的继承人,之前四位早去世了,再加上又是菲利普王子的生母,也就此继位。

    个人感情经历跟维多利亚女王相似,17岁邂逅初恋却是关系不好的国家的王子,在多方阻挠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,而亨利则是从小就被默认的未婚夫,本来两人都对这段婚姻不感冒,但多年之后相见的时候却又一见钟情,很快热恋、结婚、生子。

    这是从记忆里池加奈跟她说过的零散片段拼凑的情况,不过原意识体那个时候太小,有一些细节记不清。

    现在仔细想想,池加奈至少从十多年前就开始布局、想清理菲尔德的讨厌鬼,其中就有爵位的争夺,这么自信,想必早就跟王室通过气了。

    莎莉贝斯继位两年,亨利继位四年,而池加奈跟王室通气的时间应该更早,也就是说,在亨利老爸在位期间,池加奈和王室的关系就已经暗地里维持得不错了。

    他大概猜到其中的关键人物是谁——他便宜老妈的教父,前任英格兰王亨利的叔叔,也是亨利父亲的亲弟弟、已经去世的原英格兰王位第三顺位继承人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一个男爵的女儿和一个公爵很难扯上关系,哪怕在贵族越发不值钱、经济为上的时代,不过王室背后一直有自己的产业,因商业接触到、双方一拍即合也不是不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