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特种奶爸俏老婆 > 第三千八百九十八章:这里是华夏
    人皮面具的制作工艺复杂,不过也有简单的办法,就是找来要制作出人皮面具的本人,从他的脸模具出一张面具,也有一些个高手,那都是绘画大师级别的,可以根据一张照片就画出一张面具。

    司蓉儿属于行针的干面具师,而且是登峰造极的那种,天份这种东西是生来就挡不住的,放眼整个华夏,能够年纪轻轻就取得司蓉儿这种成绩的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林昆只是跟司蓉儿学了一点皮毛,便可以简单的易容,要说多精致不敢说,忽悠忽悠寻常人还是轻松的。

    林昆将人皮面具重新贴在了尸体的脸,并叮嘱李德、谭秋、陈建三个人,这件事一定要保密,不要对外声张。

    日子一晃就是一天,就好比中年男人站在阳光下抖落了两下肩膀,转眼间就到了希顿大使登门找事儿的一天。

    会展中心的招商大会已经结束,闭幕仪式整得很宏大,另外这次招商大会谈成的生意不少,总成交额已经闯下了近五年来的新高,单从政绩来看,这一次主办方以及市领导的脸应该有光,可却因为迟迟没能破案,诸位领导的脸色都不太好看,哪怕是站在台笑容和善,多半也是强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阵仗,国内外的记者们都看着呢,还能哭呀?

    早,天刚蒙蒙亮,一群守在市中心警察局行政大楼外的记者们,便一个个擦亮了眼睛,等待着大新闻。

    希顿大使和另外两个国家的大使,一身西装革履地从各自的车下来,乘坐的都是奔驰的商务轿车,身旁都配了一男一女两个秘书,这三位大使和他们的六个随从们,全都仰起下巴一副倨傲的模样。

    耿月红并没有准时出现在市总警局的办公大楼内,而是迟到了一个小时,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三位异国大使就坐在即将召开记者大会的大厅里,他们先是翘着二郎腿喝茶,紧跟着冷嘲热讽,说了一些华夏人不遵守时间观念的问题,到最后已经彻底没了耐心,就差站起来摔杯子骂人了。

    终于……

    在众人瞩目的目光下,耿月红一身干练的警装走了进来,高跟鞋踩在地面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,记者的话筒纷纷递到她的面前,扛着摄像机或者端着相机的那些记者随从们,也都将镜头对准了耿月红。

    “耿局长,请你简单地介绍一下案件的经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耿局长,请问我们海市的警方,是否已经将凶手抓获。”

    “耿厅,听说你有意包庇嫌犯,这让受害者所属国的大使馆很愤怒,认为我们华夏人是在徇私舞弊。”

    “耿局长,请问你想过这件事情如果因为你的一己之私而恶化下去的后果么,可能会引起华夏与另外三国的贸易战,甚至是军事的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耿局长,请问你为什么要包庇,难道那个犯罪嫌疑人林昆,和你之间有着什么不同一般的关系么?或者说林昆有着什么样的身份背景,让你不得不包庇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前被团团围住,耿月红暂时无法继续向前,一队警察已经赶了过来,将眼前的这群记者驱逐,可这群记者的抵抗很顽强,根本就不吃警方这一套。

    耿月红抬起手摆了一下,手下的一群警察们马停了下来,耿月红对着周围的一群记者道“大家的问题都很好,待会儿我将在台做一个总结性的回答,我相信我的回答不会让大家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耿月红脸挂着笑,此言一出之后,本来躁动的记者们稍稍安静了下来,这个女人说话有感染力,并且她身有着位者的威压,眼前簇拥的记者们不用警察们分开,自己向后退了一步让开一条路。(一零)

    “耿,你们华夏一向自称文明国度,这里有严谨的法律与人权,可这次的恶劣,已经让我们这些身在你们华夏的国际友人感到惴惴不安,在已经发现了犯罪嫌疑人的时候,你突然出现阻挠,其实我们已经调查到,那位林犯罪嫌疑人,他是燕京一个大家族的人,你们华夏或者说你是想徇私舞弊吧。”(零一)

    一个国外金发碧眼,年纪差不多有四十岁的女记者拦在了耿月红的面前,这位女记者的身份是米国一家大的电视台的记者,有着一半官方的血统背景。

    这个女记者这么一问,另外的几个外国记者也都凑了过来,他们这些记者的打法比较团结,一个人提出问题后,大家纷纷将话筒递到了耿月红的面前,没有任何再去问其他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耿月红笑了笑,“我刚刚已经对我们华夏的记者们说过了,所有的问题我待会儿都将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,我现在在加一句,也包括你们诸位。”

    “耿,你这么说话很不负责,如果在我的国家,一位人民的公仆和百姓这么说话,是会被开除公职的!”

    “耿,希望你能尊重我们这些国际友人,先给我们一个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耿,请你不要这么大的架子,据我所知你们华夏的领导制度森严,在你的面一定还有别的领导,说不定他现在正通过现场直播观察你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耿月红看向了最后这个和她说话的女人,留着一头小短发,烫成了满脑袋的小卷,个头不高身材发福,一双三角眼甭管是国内国外都不是很受欢迎。

    三角眼的人,不能说个个都是一肚子的坏水,但也是十之七八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威胁,而是就事论事,希望你能明白当下的现实,我们作为向公众汇报的人物,有权知道这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这三角眼的女人说完,也不等其他的几个外国女记者再出口刁难发问,耿月红呵呵一笑,打断道“你们喜欢怎么想,那是你们的事情,谈什么国家和人权,以及用道德标准来威胁我,我向你们是来错地方了,这里是华夏不是你们国外……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