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诡秘之主 > 第四章 占卜
    重新坐回椅子,直到远处教堂的钟声当当再响,连续七下,周明瑞才慢悠悠站起,来到橱柜前,拿出衣物。

    黑色马甲,同色正装,脚踝略紧的裤子,一到这里,她嘴角上扬,略显顽皮地笑道:

    “现在好了,你已经毕业了,我们的霍伊大学历史系毕业生~嗯,你很快就能赚到钱,你们不应该住现在这样的公寓,至少得有个属于自己的盥洗室。”

    “斯林太太,您今天真像个年轻又活泼的女士。”周明瑞只能干笑回应。

    如果克莱恩能顺利通过面试,成为廷根大学的讲师,那整个家庭确实将直接奔向小康!

    在他的记忆碎片里,甚至幻想过租一套偏郊区的独栋房屋,楼上五六个房间,两个盥洗室,一个大阳台,楼下两个房间,一个餐厅,一个客厅,一个厨房,一个盥洗室,一个地下储藏室。

    这不是奢望,廷根大学哪怕实习期的讲师,周薪也能有2金镑,转正后是3金镑10苏勒,要知道,克莱恩的哥哥班森,工作了好些年,周薪也才1镑10苏勒,工厂的普通工人甚至不到1镑或刚出头一点,而那样一座独栋房屋的租金19苏勒到1镑18苏勒不等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月入三四千和月入一万四五的差别……”周明瑞暗自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切的前提是能通过廷根大学或贝克兰德大学的面试。

    至于别的途径,没有背景的人无法得到推荐,成为公职人员,而学历史的,就业范围更是狭窄,贵族或银行家、工业大亨的私人顾问需求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考虑到克莱恩掌握的知识也变成了“碎片”,不够完整,很多残缺,周明瑞对斯林太太的期许就满是尴尬和心虚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一直都是这么年轻。”温蒂幽默回答。

    说话间,她将称量好的十六条黑麦面包装入了周明瑞自带的深棕色大纸袋,一摊右手道:

    “9便士。”

    每条黑麦面包的重量在0.5磅左右,而偏差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“9便士,前两天不是要11便士吗?”周明瑞下意识问道。

    上上个月更是要15便士。

    “你要感谢《谷物法案》的废除,感谢那些游行的人。”温蒂双手摊开笑道。

    周明瑞似懂非懂地点头,克莱恩对此的记忆有些残缺,只记得《谷物法案》的核心是保护本国农产品的价格,价格上涨到一定程度前,不进口源于南方费内波特、马锡、伦堡等国的粮食谷物。

    为什么有人要游行反对它?

    没有多说,周明瑞怕带出左轮手枪,只能小心翼翼地掏纸币,取出其中一张,递给了斯林太太。

    找回三个铜便士,塞入裤袋后,他提着装面包的纸袋,往隔了一条街的“莴苣与肉类”市场进发,为妹妹叮嘱的嫩豌豆炖羔羊肉而努力。

    铁十字街和水仙花街交汇的位置有一个市政广场,此时搭起了诸多帐篷,有装扮古怪好笑的小丑正四处散发传单。

    “明天晚上,马戏团表演?”周明瑞瞄了眼别人手中的传单,低声念出了大概内容。

    梅丽莎肯定很喜欢的,不知道门票怎么收?想法一闪,周明瑞靠拢过去。

    他正待询问其中一位红黄相间的小丑,身侧忽然传来一道沙哑的女声:

    “要占卜吗?”

    下意识扭头望去,周明瑞看见一个低矮帐篷前站着位头戴尖帽、身穿黑色长裙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脸上涂抹着红色与黄色的油彩,眼眸灰蓝深邃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周明瑞摇头回答,他哪有闲钱去占卜。

    这位女子笑了笑道:

    “我的塔罗占卜很准的。”

    “塔罗……”周明瑞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这个发音,和地球上的塔罗纸牌非常相似啊!

    而地球的塔罗牌就属于一种算命扑克,只是多了些各有象征符号的“图形牌”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他霍然想起了这个世界塔罗占卜的由来。

    它并非来源于七位正统神灵,也不是古代遗留,而是在一百七十多年前,由时任因蒂斯共和国执政官的罗塞尔.古斯塔夫发明。

    这位罗塞尔先生发明了蒸汽机,改良了帆船,推翻了因蒂斯王国的统治,并得到“工匠之神”教会的承认,成为新共和国的首任执政官。

    后来,他南征北战,将伦堡等国纳入保护,让鲁恩王国、费内波特、弗萨克帝国等北大陆强国相继低头,接着将共和国再次改为帝国,自称“凯撒大帝”。

    正是在罗塞尔统治期间,“工匠之神”教会得到“第五纪”以来第一份公开的神谕,将“工匠之神”的称呼改成了“蒸汽与机械之神”。

    罗塞尔还发明了塔罗占卜,并奠定了当前纸牌的组成和玩法,这里面就有周明瑞熟悉的几种类型,比如升级、斗地主、德州、昆特……

    另外,他派船队在风暴和乱流里找到了通向南大陆的航道,开启了殖民时代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年老之后,遭遇背叛,于第五纪1198年被永恒烈阳教会、原因蒂斯王族索伦家族和其他贵族联手刺杀,陨落于白枫宫。

    这……记起这些常识,周明瑞忽地有点牙疼。

    这位不会是穿越者前辈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明瑞就有心看一看这里的塔罗牌究竟长什么样,于是对那位头戴尖帽、脸涂油彩的女子点头道:

    “如果不,呃,价格合理,我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顿时笑道:

    “先生,你是今天第一位来占卜的人,免费。”

    ps:第二更求推荐票~